IMF警告称,美国股市估值与经济基本面之间存在严重脱节:大型资产管理公司纷纷减持

金融直播 (17) 5个月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指出在经济前景低迷的情况下,市场估值上升的现象和经济形势仍然存在。如果经济复苏受阻,投资者的乐观情绪可能减弱,资产价格也将面临大幅调整的风险。

IMF特别警告称,这种脱节现象在美国股市最为明显。如果疫情继续蔓延,美国经济复苏的时间超过预期,美国股市可能在未来几个月遭受重大损失。

面对IMF的警告,华尔街的许多对冲基金和资产管理机构似乎已“习以为常”。

“自6月以来,我们注意到美国股市上涨与美国经济基本面之间存在严重脱节。”华尔街一家大型资产管理机构的交易主管告诉记者。因此,基金投资委员会要求他对冲超过90%的美股投资组合,同时逐步减少对美股的看涨头寸。

“在IMF提醒我们美国股市估值与经济基本面脱节的风险后,基金投资委员会(Fund Investment Committee)要求我们进一步减持美国股票头寸,以规避风险。”他直言不讳地说。

相比之下,华尔街的许多对冲基金更愿意接受挑战。

许多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对记者说,他们目前持有的美国股票超过65%,都创下了今年以来的新高。

“事实上,我们也知道,美国股票的估值已经越来越脱离经济基本面。然而,美元下跌和新散户投资者对科技股的持续追捧,给我们带来了额外的获利机会。如果我们现在不争取更高的回报,到明年初,投资者就会大规模赎回。”Bluebay资产管理策略师蒂莫西·阿什向记者指出。此外,程序化交易模式的兴起还导致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采取了“群体暖场”策略——共同推高美国股市,以实现更高的回报,吸引更多的基金。

Timothy Ash认为,对冲基金与大型资产管理机构完全不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前者更注重中短期的投资回报,而后者注重中长期相对稳定的投资回报。这背后是两者投资者需求的巨大差异。许多对冲基金吸引了大量的短期资金,不得不采取激进的“老板”投资策略。相比之下,大型资产管理机构更愿意接受长期资金。人们更关注投资组合波动的稳健性和可持续的回报。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一项调查显示,224年对冲基金经理管理着6320亿美元的资产发现尽管等重大科技股巨大收益FAANG在美国,超过一半的基金经理仍然押注这些科技股明年仍将比股票市场。

“但是,我们已不愿再趟这个混水。”一位管理规模逾60亿美元的宏观经济型资管机构美股交易员向记者透露,10月起,他所在的大型资管机构已做出最新的调仓决策,将美股投资比重再削减10个百分点,至30%;且每个美股投资组合必须有美股期货衍生品进行风险对冲。

他直言,这背后,是资管机构投资委员会一致认为美股涨幅与美国经济增长基本面严重脱节,加之美国大选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将触发四季度美股波动加剧。

“这也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局面。”他强调说。他所在的宏观经济型资管机构以稳健投资见长,不擅于在市场剧烈波动期间博取短期高收益,因此当前美股与美国经济基本面严重脱节所引发的剧烈波动风险,恰恰令他们最为难受。

记者注意到,持有类似观点与避险投资策略的大型资管机构不在少数。

美国银行调研还发现,逾半数受访大型资管机构基金经理都预计四季度美股波动性将加剧。一些大型资管机构除了逢高减持美股避险,还加大现金与黄金等高流动性安全资产的持有量。

“我们因此将不可避免地损失美股持续创新高所带来的额外收益,但我们的出资人并不喜欢这些回报。”Academy Securities宏观策略主管Peter Tchir向记者透露。他所在的资管机构出资人主要是大学基金、FOF机构、养老基金与主权财富基金,相比夏普比率(Sharpe Ratio,在承担单位风险下的超额回报率)与索提诺比率(Sortino Ratio,在股市下行风险增加的情况下的超额回报率),这些出资人更看中净值波动性与最大回撤值越低越好,因此越在美股波动趋于剧烈期间,他们的投资策略越趋于保守,反而能赢得出资人的欢心。

即便部分大型资管机构没有大幅削减美股持仓,但他们通过买入美股看跌期货与恐慌指数看涨期权等衍生品,对逾90%美股持仓做了风险对冲。

“此举除了能降低投资组合净值波动性,还能提升美股投资组合流动性,以便我们在必要时将这部分投资组合通过质押或出售,快速筹集资金用于应对出资人的赎回压力。”前述宏观经济型资管机构美股交易员告诉记者。当前疫情卷土重来与多国经济再度陷入衰退风险,不少主权财富基金与大学基金为了维持国家财政资金周转与大学运营,随时会向大型资管机构赎回资金,因此他们削减美股头寸(或对美股进行全面风险对冲)并提高投资组合流动性,也是基于应对他们赎回资金的需要。

记者注意到,相比大型资管机构的谨慎保守,华尔街不少对冲基金则更愿火中取栗。

美国对冲基金Oanda Corp策略分析师Jeffrey Halley告诉记者,关于美股上涨与美国经济基本面严重脱节所引发的金融市场剧烈波动风险,对冲基金界天天都在高谈阔论,但几乎没人真正因此大举离场避险。

这背后,是众多对冲基金找到了新的套利投资模式——5月以来,美元与美股呈现极高的负相关性,即美元贬值压力越大,美股上涨动能越足。因此众多对冲基金干脆采取抱团取暖模式——一面大举买跌美元,一面疯狂买涨FAANG等大型科技股获利。

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0月中旬,美元投机性空头头寸仍然徘徊在年内最高值,超过250亿美元。这背后,对冲基金买跌美元买涨美股的套利模式功不可没。

Jeffrey Halley透露,众多对冲基金之所以敢于“无视”美国经济基本面与美股涨势脱节风险,持续加码上述套利模式,一个重要的底气是大型投资银行的“推波助澜”。

10月9日,高盛策略分析师扎克·潘德尔(Zach Pandl)发布最新报告指出,若民主党赢得美国大选,加之新冠疫苗研发持续取得进展,美元指数很可能会跌至2018年的最低点——89附近。

这令对冲基金更加“有恃无恐”——尤其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引入程序化交易程序,令对冲基金的交易策略趋同,导致买跌美元买涨美国科技股的交易变得更加拥挤。

美国银行调研发现,为了实现美股投资收益最大化,当前大量受访基金经理纷纷抛售被低估的能源股、银行股与企业债,转而继续买入科技股、医疗股等涨幅巨大的热门股,并将美股净多头头寸从30%大幅抬高至42%,创下今年6月以来最高水准。

“这早已违背了对冲基金的职能。”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全球策略分析师Robert Sinche向记者指出。一直以来,对冲基金一直以擅于风险对冲著称,如今他们一味加码看跌美元看涨美股头寸,反而令他们承受日益严峻的投资风险。但这背后,是过去数年对冲基金整体业绩表现不佳并触发大量资金赎回,因此对冲基金不得不借着这轮新散户推动美股迭创新高行情,以激进交易策略实现收益最大化,从而吸引更多资金回流对冲基金。

在他看来,如今尔街对冲基金都在玩起“博傻”游戏——看谁能在美股回调前(美股估值与美国经济基本面趋同),成功获利离场“名利双收”。

有着新债王之称的双线资本(DoublelineCapital)创始人冈拉克(Jeff Gundlach)直言,由于美股与经济基本面的严重脱节,美股将在未来18个月内出现波动。

注:文章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