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规模急剧扩大,添良美债正在寻找“接收者”

原油喊单 (29) 9个月前

9月初,一组数据尤其引人注目:美国联邦债务达到26.7万亿美元,联邦政府实际联邦预算赤字超过4.2万亿美元。

26.7万亿美元,继续刷新该数据的历史记录。去年年底,这一数字超过23万亿美元。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美国的债务规模飙升了近4万亿美元。分析人士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美联储“打了水”,并出台了前所未有的财政刺激措施,导致美国债务规模激增。债务的规模正在膨胀,经济发展缓慢。投资者对美国债券市场前景的分歧加剧。巨额债务需要继续寻找“接收者”。

“美国债务的扩张的主要原因今年是新皇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美国财政部采取财政刺激措施的三轮,和联邦政府赤字大幅扩大,导致大幅提高美国债务发行。”陶对《中国证券报》的一名记者说。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斌表示,美联储是美国国债最大的单一实体和主要买家。美联储无限制的定量宽松政策在美国债务规模飙升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财政刺激措施也陆续推出。在收入减少、支出增加的情况下,财政赤字大幅增加,联邦政府举债累累。

管涛表示:“美联储扮演着一个自下而上的角色。在实行零利率和无限量货币政策的过程中,主要的操作空间是购买美国国债。此前,这一操作导致整个市场利率下降,阻止了3月份的全球金融市场。市场动荡进一步蔓延。”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研究员刘颖表示:“近年来,美国的债务一直在上升,尤其是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美国财政部武断地拨出两三万亿美元来救市。收支相抵是正常的。美国联邦政府债务。比率和赤字率都超过了国际警戒水平。”

高盛预测,美国联邦政府的预算赤字在2020财政年度将超过5万亿美元。根据美联储官方网站,其资产负债表仍在7万亿美元左右。虽然较前一时期7.2万亿美元的历史高点有所下降,但德意志银行表示,如果美联储维持目前的“印钞”速度,将达到2028年。今年规模将扩大到20万亿美元。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首席投资官丹尼尔(Daniel)说,当央行为财政赤字买单时,债务规模只会比人们想象的要高。

他说:“在此期间,美联储增加购买美国国债,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对美国国债的需求。尽管一些外部投资者减少了对美国国债的购买,但美联储在帮助美国政府以低利率筹集资金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陶说。

在最近的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宣布将引入平均通胀目标体系。市场参与者认为,这是自2012年以来美联储政策框架的最大调整。实际的影响可能是美联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考虑提高利率。

“这给了市场一个信号——会维持更长时间的低利率。”管涛表示,这一政策需辩证来看。一种假设是,通胀水平不一定能够提升,这种情况下低利率几乎是必然的,美债收益率会被压在较低水平。另一种假设是,美联储史无前例的“大放水”可能会带来通胀,而美联储容忍的可能是通胀略微超过2%的水平,如果是显著超过,美联储或可进行加息,这时美国政府就不存在低利率的融资环境了。

他表示,在疫情暴发之前,全球就存在债务高企问题。疫情暴发以后,主要经济体通过财政和货币措施增加了整个宏观经济杠杆率,如果经济不能够恢复正常增长,债务只会越积越多,甚至不排除会有越来越多的经济体像日本和欧洲那样,患上“日本病”,即陷入债务通缩螺旋。

“短期来看,可能存在阶段性加杠杆的需求。但中长期看,还是要采取措施来稳定杠杆,甚至要降杠杆。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是国际化货币,其政策有溢出效应,债务负担过重的新兴市场的经济金融领域或面临更大冲击。”管涛表示。

面对前景不太明朗的美债,一些投资者选择逃离,其中便包括一些国家的央行。

美国财政部最新美债报告显示,过去两年中,全球央行有22个月大幅净抛售美债,数额超万亿美元。

美联储在今年3月-5月大举买入美债后,近段时间也迅速压缩每周购债规模,如今每周购债规模已经降至3月峰值的十分之一左右。

管涛表示:“目前从数据上看,减少美债持仓的主要是美国境外投资者,美国境内投资者则增加了美债持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市场对美债的需求还是有的,但这种需求会不会持续仍待观察。”

美债高企的外溢风险仍在集聚。管涛表示,尽管美债供给大幅增加,但从市场来看,安全资产的收益率降低,也导致了全球范围内的安全资产荒。美债作为无风险资产,收益率下降推高市场的风险偏好,导致像股票这样的风险资产价格上涨,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进一步脱节,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资产泡沫风险,调整风险正在酝酿之中。

福布斯专栏作家科恩称,美国站在了十字路口。如果国债规模未来仍继续激增,就业市场将会收紧,贫富差距将会进一步拉大,民众将会深感其痛。

注:文章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